壹个村小
     

不是你亲手点燃的,那就不能叫做火焰

 

我们的夏令营结束半个多月了,送了学生回家,休假几天,接着就是秋天了,楼下的桂花树开了花,早也香,晚也香。这是我们做夏令营的第六年。

夏令营应该我们做的所有活动中,最贴近学生的,因为有朝夕相处,因为会细节到他们背单词的方式,爱吃什么菜,晚上不睡觉到底聊什么。是我们了解乡村孩子最好的样本,当然也是组织起来最耗神的一样活动

有时候做事情和爬山一样,慢点没关系,但是最好不要停,从09年开始,夏令营是村小工作的伙伴们,每个暑假的必修课。直到去年,因为成都遇到暴雨,只好暂停了一届,这一停,就好像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,夏令营到底有什么意义,学生到底有什么改变,暑假能不能干点别的呢,一顿拷问自己后,对下一年的活动就有点迟疑。

翻过年来,春天第一次下乡访查,去了凉山州的冕宁县,每天清早出发,去各村家访,晚上回来,伙伴们聚在一起吃饭。有个从初一开始就参加夏令营的小姑娘,今年读到高一了,刚好在县城,这天约了她晚自习后,一起吃饭。印象中的那个黑黑瘦瘦,总是皱着眉头发愁作业写不完的小姑娘,个头长了一大截,虽然很久没见,但感觉很是亲切。

她的家离县城挺远,学校宿舍不够,她和很多学生一样,自己在学校旁边租房子住,吃了饭,我们几个被她称为老师的人互相逗乐,她默默拿出了练习册开始写作业。问起她家里的情况,庄稼的收成。现在她在外读书,不能回家帮忙干活,很是牵挂父母。她说你知道吗刘老师,烤烟烤好了,还要用手一片片编在一起,很辛苦的。看来,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话还是有点道理。

时间不早,我们几个人送她回住处,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,一座小院,三层小楼,应该是分成一间间专门租给学生。因为回去的晚了,院门锁了,她不敢喊房东,在门口打电话给同住的学姐下来开门。进去前,她转过身,抱了我们每个人一下。然后我们微笑着,在夜色里,道别。我就突然想起,三年前,第一次带她来夏令营。

当时从冕宁到成都要坐火车,县城旁边的镇上有个小站,也没办法提前买票,我带着她和另外两个孩子,赶傍晚的火车,那是一趟慢车,我们只买到站票,可是车上站着的人都很多,三个孩子加上我四个人,分别插在车厢过道人堆的四个空隙里,夜里,很困,但站着是睡不着的,她在和我隔着几个人的地方,我时不时望望他们三个,她也抬头看我,一脸疲倦,却还是笑着。就这样站了一夜,清晨我们到达成都。

那时候她读初一,三年后,这个拥抱,让我确信,我们至少做到了,在她的成长道路上陪伴过她一程。

所以,今年夏令营就继续了。


事情要继续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人和钱啦。

本届夏令营费用的捐助来自:@[email protected] 两家的义卖活动,那些参与支持了义卖的朋友,也许有些并不了解,壹个村小是整什么的,但是他们汇集起来的力量,给了我们这粒种子阳光和土壤。

在夏令营的三周时间里,有8为义工,作为夏令营老师,给孩子们知识、分享自己的经历,琢磨孩子们的心理,哪一件都不是容易的事,在此,壹个村小正式的郑重的致谢(排名不分先后)

史贝娜,刘淼熙,熊艳梅,曾霁,王尧,宋思扬,吴芷欣,夏巍玮。

在道别的时候,其实我也挺想拥抱你们来着。


在这里,可以看到:活动照片和账目公示
http://www.one-school.org/plant/summercamp/summercamp.asp
 
同时,明年暑假夏令营的义工老师招募也就算正式开始了。
申请夏令营义工:http://www.one-school.org/plant/summercamp/summercamp-2.asp


觉得对的事情,就埋头继续做吧,美好的结局,会自己到来。
壹个村小    2014/9/4